阿毛的天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堂,这次终于下定决心想带着那份隐藏很久的冲动回到一个空白的原点,忘记以前所有的经历,带着一个赤裸的自己重新上路,在路上重新认识自己、发现自己,更重要的是归来后我会成为一个怎样的自己。
这是一份关于旅行的心路,这或许是我对大学青春最后的放逐,22年的成长让我从面对自己到丢掉自己,时间改变了我太多,我需要这样的一个旅程重新找回自己,这是对于生命最本质的追寻,我们花费了太多时间于那些看似重要却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却忽视了内心深处的需求。
寻找自己的天堂,找到那个曾经的自己,不管旅行能否成行,至少这次随心的过程,会是大学里重要的一次决定。

白莲

本应昨天记下来的文字

只是昨晚喝多了,留到今晚

宿舍

弟弟搬到了自己的宿舍里,考研前的三个月,要和他一同奋斗,校园卡没借到,进出宿舍要刷卡,所以,调整自己的作息吧,跟他同进同出

人生不知道能活到多远多久,但是在当下的日子里,总是要有一些日子去铭记的,这段日子自己走过了,但是换成一种陪伴时,又会是一种新的经历,也会是我又一段不会磨灭的经历,也会是弟弟青春时光里值得铭记的一件事

我相信着

周天

昨天是周末,是我从家回来的第七天

也是送姥姥离开的第七天

下午和老弟打了篮球,搬了工作室后,每天从球场经过,却也只是站在场边远远的看着,老了累了,少一个陪伴,也是心里的痛一直放不下

两个小时,打的马马虎虎,和弟弟也开始有了配合,只是真的疲惫,身体的反应是诚实的,大口喘着粗气,已经不是本科一下午可以打四五个小时的样子了

从火车上下来,第一件事就是开会,一天三个会,然后接二连三的项目和论文,一直用忙来掩饰心里的伤,在人前也是尽量的乐观,可是一到夜里,那种痛感袭来的样子,还是让自己忍不住哭,然后第二天早上醒来背着电脑去工作室,即便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工作室,还是想让自己停下来,停在那个忙碌的环境里,不去想太多,不敢想太多

打完球,洗个澡,约好了晚上吃饭

晚饭

店里买了二锅头,我说今晚只想醉一次

我说,从家回来,只想醉一次

然后可以安稳的睡一觉

什么也不用想,让麻醉的感觉麻木大脑,哪怕只是几个小时

去了烧烤店,很常去的那家店,老板习惯的问我二锅头多少钱,然后说这一瓶够喝两顿的

我对着老板笑,说是啊,基本来一次你总会问我一次,熟了

点了三两烧烤,其实不怎么想吃,倒了白酒,点了啤酒给弟弟,我知道不能让他多喝,第二天还要复习,我也不想让自己麻醉的负担转给他

聊天,从回家的那个早上开始

不如先说在姥姥还在的那六天里的事情

回忆

回家原以为会让我忘了弟弟,可是发现那种感情忘不掉,付出过,所以难割舍,六天里,除了和她聊天,除了陪爸妈,想的最多的是弟弟,下了火车回家的第一件事,是手写了考研复习的提纲发给他,有些时候,在一个你最容易忘记的环境里,如果还有忘不掉的的感情和人,那就是在心里真的不会忘记

六天,梦到四次,或许真的在我二十五岁的这个九月,是一个无法忘记或者释怀的九月

毫不保留的真诚

每个人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隐私,都会对一些是有隐藏,有保留,即便是对父母,对她,在一些时候,要说一些含糊的话,出于一种善意与自我保护

我活到二十五岁,遇到过各种人,友情、爱情、亲情,从未对一个人完全坦诚,把自己的所有都倾诉出来,毫无保留的倾诉出来,我知道这样一篇文字,有一天华会看见,我只是想说,爱你,我选择了自己的方式,我也相信她也一定会理解我

对于弟弟,也或许这个世上,我唯一一个可以毫无保留把自己最深处的样子刨出来给他看的人,没有醉酒,只是完全的坦诚,,说出心中所有,一种如释重负,不需要假装,不需要欺骗,想到的一切讲出来全都是真话,没有过多的修饰,简单的叙述,就像是面对着镜子里的自己

或许,这种超越所有感情的感情,是活到现在乃至到未来,都不会再有的经历,格外珍惜

对弟弟说了三件事

第一件,如果和华结婚了,一定要好好感谢她,感谢她的理解包容,感谢她在我对弟弟倾注比她还多的感情时,依然懂我,他说要三杯酒,我说你只要到现场,对她亲自说一声谢谢,就知足了

第二件,如果有一天,我先走了,替我照看爸妈。弟弟说,会,会替我付出经济的需求,会替我定期出现在他们面前,会替我陪在他们的病床前,弟弟说他会的前提都是因为我的存在,不是因为他们,我很知足;如果有一天,弟弟先走了,我一定只会在葬礼上远远的看着他,送走,他的父母,我只会用最含蓄的方式去表达,他有姐姐,会尽量不出现在他爸妈面前,怕他们会想起弟弟难过,但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去表达。或许,这就是我们出现在两个不一样的家庭里,所能用的最好的方式,去表达对一个人离开世界的所有。或许真的有那么一天,彼此有人先放手先离开了,把思念留下就好,剩下的那个,一定要好好生活,只是每年忌日的时候,端着酒,点支烟,陪一天,足矣,要是还有下辈子,愿是亲兄弟

第三件,我回去仔细的查过,我怕那件事发生,我会担心,而这种倾向在变的严重,或许对一个人付出感情多了,就会有变化。所以,这是我一直想说却不敢说的,我还是对弟弟讲了,没有保留,把自己最最隐私的事讲了,因为我知道能有一个彼此没有欺骗的人相伴于今世是多么不容易。弟弟说,他会拒绝这样的事发生,他说如果有一天发生了,这件事也只是我们俩的事,不要让任何人牵扯进来,只是我们俩的事,但是即便发生了,第二天弟弟还是会在我身边。听了这句心中一热,我知道,从开始认识,到逐渐接触了解,我们的对话可能已经超出了彼此对各自朋友说的所有还多,我们都在珍惜彼此的坦诚,真的如释重负,或许,这就是遇见了另一个自己,而那个自己却有着自己的思想,但却能心照不宣的彼此依靠

点烟,喝酒

姥姥的事,无法释怀,我说要醉一次酒,就一定要醉一次,沾上了抽烟的习惯,而家里人还不知道,我说我只会在我最愁最累的时候才会抽烟

烟是姥姥走的那天买的,带回来,给姥爷点上一根,给姥姥点上一根,自己抽着烟

回想起那三天,一切都是那么清晰,我记着每一张面孔,记着每一个细节,记着每一个给我单独安慰的人,记着那些电话

第一天,早上和凡说去不了青岛,姥姥走了,凡挂了电话就一条短信过来“兄弟,坚强点”;弟弟看了我朋友群,微信说“好好陪妈妈”;欣在去岳父的家里,微信过来,说“节哀”;华早上的电话,上半年她姥姥去世,我在电话这边第一次在她面前哭,控制不住;光霖的微信,“节哀”;还有姐姐、姐夫和弟弟的陪伴

晚上回家,知道弟弟要复习,先把自己的考研书找出来,躺在床上,给每个人都回复了一句“多谢”,欣直接一个电话过来,很感动,光霖陪我聊到深夜,其实对弟弟是有难过,因为那时是我最需要他的时候,我没收到回复,我记着每一个事,记着那个夜晚

第二天,爷爷来,我就站在门口,看着爷爷在那张黑白相片前磕了四个头,爷爷也是七十多的年纪了,中午带他吃了饺子,和我爸,我们爷仨一起,我已经记不起上次爷仨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了,但这一天这一刻我会记一辈子

第三天,早上六点在坟地里,一个人,对着一捧黄土,讲了很多话,想你们,却是再也见不到你们了,中午送走她,回家收拾好行李,洗了个澡,老妈回来,给我做了顿晚饭,说走吧,该走的走,我背上行李,关上门的那刻,望着门缝里的妈妈,心里一阵难过,还是决绝的走下楼,车上,老爸送我,跟我说最近好累,我知道他也老了;检票口,我进站的那一瞬间,回头望着爸爸,他人群中对我摆了摆手,我转过头眼泪就忍不住了,出发的火车上,整个车厢就自己一个人,终于哭出了声,那一刻,那种孤独的感觉,袭遍全身,我不知道找谁去诉说我的心情,即便是弟弟,我也不能,那一刻没有人能理解,也不会有人能感受到,绝望,死亡,逃离,黑暗,所有的所有,都是那么的压抑

在火车上的那个夜晚,注定难熬

凡给我发黄段子,逗我开心,我特别理解他的用意,他跟我说,他就是担心,他只是希望我能尽快走出来,我知道他懂我,我很感激

弟弟发来微信,宿舍收拾了,说等着我回去,不管什么时候,他都在,然后发了六个让我跟他交往到现在最感动的字“你比考研重要”,当时就哭了

谢谢那个晚上,陪我走过来的每一个人

第四天,六点五十火车到站,七点半我到了宿舍,八点开会,下午两点半开会,晚上七点半开会,然后剩下的一周,就是无止尽的忙碌,而我自己也习惯了接受这些忙碌,或许暂时的麻木至少换来了暂时的痛感停止

和老弟讲完了这些,心里那一直的压制终于算是释放了些,还是没忍住哭,这段经历不敢去想,我甚至现在都怕回家,因为再回到那个城市,我有一个家永远的没有了,永远的,回不去了

人啊,哎

这是昨天的记忆,今晚把它记下来,只是怕有一天自己不敢再去想的时候,至少还有文字可以让我拿出点勇气面对,或许这段经历我需要很久很久才能释然

今天的记忆

早上,钢哥微信发来,他爸走了,八月十号,他没说,我跟他大半年没联系,约了国庆后吃饭,向来很多话要那个时候讲

晚上,和师妹一起吃晚饭,很聊的来的师妹,一直当妹妹看,聊到父母的时候,她告诉我,她父母离异了,她跟着妈妈,忽然心里很难过,觉着之前对她很好很关照都变成了一种自然而然地东西,跟她聊天,讲自己的经验,讲自己的经历,跟她说,以后别怕,你现在多了一个哥哥,你人生的后边的时光,哥哥会一直在,不是因为我同情她,而是因为她这个人的品质,在一个暑假的时间里的感受到的,这一刻,因为一件事的契机,让我愿意对她讲心里的话,就像当初认识弟弟一样,一样的感觉,我说,我也会有一天离开,离开你,离开世界,她哭了,我知道她动了感情了,我也确认了我的直觉是对的,或许真的是缘分吧,感谢,让我多一个妹妹的责任

一天的时间,经历了很多

当下最过不去的看,是姥姥的离开,我需要时间

但是身边还有一群陪伴的人,一群值得我去付出的人,有华,有弟弟,有妹妹

或许,生活就是这样,不如诗,但是真实的样子或许就是我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意义


© 阿毛的天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