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的天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堂,这次终于下定决心想带着那份隐藏很久的冲动回到一个空白的原点,忘记以前所有的经历,带着一个赤裸的自己重新上路,在路上重新认识自己、发现自己,更重要的是归来后我会成为一个怎样的自己。
这是一份关于旅行的心路,这或许是我对大学青春最后的放逐,22年的成长让我从面对自己到丢掉自己,时间改变了我太多,我需要这样的一个旅程重新找回自己,这是对于生命最本质的追寻,我们花费了太多时间于那些看似重要却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却忽视了内心深处的需求。
寻找自己的天堂,找到那个曾经的自己,不管旅行能否成行,至少这次随心的过程,会是大学里重要的一次决定。

姥姥

噩耗

2016-09-16   8:10

收拾好行李准备去青岛,突然接到小舅电话

姥姥突然喘不动气

妈跟小舅喊着快打120急救

妈着急的眼神,喊着爸快点快点

2016-09-16  8:20

小舅又一遍电话

姥姥走了

妈在车里愣住了

爸在前边开着车

妈望着窗外,流着眼泪

我望着窗外,默默握着妈妈的手

妈妈用力的握了一下我的手

说“没娘了“

我忍着眼泪,不敢看她

我知道那一刻有多心疼


床前

下了车,奔向姥姥的床前

姥姥闭着眼躺着

衣服换好

盖着

我愣愣的望着她

上周六我还来找过她,只是她记不清我了

周天,我和妈妈一起来

她多少有了我的印象

当时

看着桌上的钟

感觉,时间在对她倒计时

周一的晚上和妈妈散步

我说:不知道这个寒假回来,还能不能遇见姥姥

妈说:别乱说

我笑笑,姥姥还要和我们过年的

可我自己心里清楚

给姥姥的时间不多了

可是

没想到这么快

正好在我这次请假的末尾

姥姥安详的走了

舅说,姥姥走的时候没受罪

姥姥今年85

姥爷走的那年75

整十年


下雨

一个人躲在墙角

偷偷哭

突然天就下起雨

姥爷走的那年

天也是下雨

舅让我进屋

我说我想自己待一会

多想这雨不要停

让我多淋一会

让我麻木掉


目送

要送姥姥上路了

按照家里的规矩

要先去路上开路烧纸

一家人

哭喊着

到了路口

全都跪下

我在队伍的最后

不跪

我还是不想接受这个现实

我看着前边的舅和姨

还有爸妈

跪在地上

心里说不出的痛

纸烧了

火很旺

我看着那团火

眼泪就不争气的掉

转过身偷偷抹掉

追上他们

回到家

姥姥就要被送去火化了

她的儿女都跪在地上大哭大喊

停尸袋里包着姥姥的身体

最后一次拉开拉链

我看到姥姥的脸

还是那么安详

拉链被拉上了

她们哭的撕心裂肺

车开走的那一瞬间

妈妈崩溃了

哭的难受至极

两个姨过去拉妈妈

妈妈还是不起来

我在后边难受

一把跑过去抱着妈妈

跟妈妈说:妈妈,你还有儿子,你还有我

我说出这句话,就抱着妈妈一起哭

妈妈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那一刻觉着自己特别没用

目送着一个亲人的离开

让我更难受的

是妈妈

没有娘了

以后真的只有我了


熟悉的走廊

回到原来姥姥姥爷住的老年房

那条熟悉的过道

姥姥的灵堂被布置当年姥爷走的那个房间

看着那个走廊

心里一阵难受

转身下楼

不敢走

不敢看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

偷偷抹眼泪

面对死亡

自己是多么的无能为力


回忆

想起了十年前

想起了姥爷走的那个画面

想起了很多

这十年

自己成长了

感情丰富了

却也变的优柔寡断了

容易回忆

像是一个老年人该做的事一样

回忆一想起来

就想哭


最好的安排

或许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这个假期

请了一次假

见了姥姥两面

拍了一次合照

和姥姥聊了一次天

问了她我最想问的问题

她老人家也给了我最好的回答

在她离开的那天

恰巧我也在

明天为她送盘缠

后天出殡

我都在

回程的火车票买在后天下午

可以安静的把她送走

然后安静的离开这个城市

姥姥走的不痛苦

很安详

姥姥七天前告诉我”想姥爷”

或许他们也分开太久

需要彼此陪伴了

或许看到儿女都生活的很好

可以放手了

或许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妈妈

其实,最放心不下的是妈

可我知道,只能默默地陪伴她

告诉她我一直在

晚上想陪她一起守灵堂,她说让我去休息

我说不出什么

只想让她知道

儿子虽然没什么本事

但儿子会一直在你身边

以后儿子不会对你发脾气了

儿子会更多的耐心

儿子会长大

长大到可以像我小时候依靠你一样让你依靠我

妈,我爱你


我们伤心,不是因为他们不在了

而是从此以后,我们和他们再也没有将来了

姥姥走好

在那边

和姥爷要一起好好的,等着我们

下辈子,还要做你的小羊



热度(3)

© 阿毛的天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