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的天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堂,这次终于下定决心想带着那份隐藏很久的冲动回到一个空白的原点,忘记以前所有的经历,带着一个赤裸的自己重新上路,在路上重新认识自己、发现自己,更重要的是归来后我会成为一个怎样的自己。
这是一份关于旅行的心路,这或许是我对大学青春最后的放逐,22年的成长让我从面对自己到丢掉自己,时间改变了我太多,我需要这样的一个旅程重新找回自己,这是对于生命最本质的追寻,我们花费了太多时间于那些看似重要却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却忽视了内心深处的需求。
寻找自己的天堂,找到那个曾经的自己,不管旅行能否成行,至少这次随心的过程,会是大学里重要的一次决定。

杂记·中秋

回家

离开家,七个月零十二天,离家最久的一次

借着中秋的假,请了假,回家

但家里的一切,变的太快

一时间接收太多的信息量,已然超过了自己能承受的范围

本来准备的很多想对爸妈说的话,真的见到了,还是僵硬

不知道怎么说

除了到家那个早晨的火车,我一路狂奔出车站,隔着老远喊着“爸”,跳到老爸的背上

可看着背影,老爸背也驼了,头发也白了

老爸在车上跟我说早上来接我差点睡过了,昨晚抗旱又到凌晨

这好像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老爸说“差点睡过了”

人上了年纪了

我调侃说,你儿子暑假那几个周,天天晚上三四点睡觉赶项目,早上八点多起床,没事

可话出口,就后悔了,爸老了,快半百的人,一生在我面前要强,这次就讲了这么一句,心疼

然后是老爸的嘘寒问暖,我却想沉默,看着窗外,不知道说什么,准备好的好多话和故事,全都说不出口

送我到家,老爸连饭都没吃,就去上班了,可明明是周六啊

起这么早,只是为了接我回家,然后匆匆加班去

见老妈第一面,就像是无数个下自习回家的晚上,早上刚跟她说了一声再见,晚上就回来嚷着要吃夜宵一样

老妈头发留长了

问我要不要留起来,还是把头发剪掉,然后是倒茶水,洗苹果,把昨晚买的打折的面包拿给我,说“很好的面包店,遇着打折,快尝尝”

我“嗯”了一声,拿起来啃,在妈眼里,能省就省,用最少的钱买到最合适的东西,她会很快乐,但说白了,还不是我能力不够,还不是家里需要花钱的地方多

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自然

没有过多的言语

想说的话,全部都咽回肚子里

眼里满是难过


探望

到家的当天下午,一个人去看姥姥

隔着老远

看着她正往屋走

拿着板凳,拄着一个四角的拐棍

我远远的喊了一声“姥姥”

她回头,满眼愣愣的

我小跑过去,给她开门

她说“怎么变黑了”

我说我一直就挺黑的啊

进了屋,搀着她坐到床边

她说你爸又开车去了

我一愣

但转眼就意识到,姥姥怕是没认出我

接下来的对话证实了我的话,姥姥嘴里讲的都是“我三个姑”怎么样

可我知道,那个小姑就是我妈

我问她“姥姥,还记得小羊吗”

“记得啊”

然后姥姥又是一顿意识错乱的讲话

我不在的半年里,她摔倒一次,手部骨折住院,心脏病复发,住院,然后回来看到她就像是一阵风能吹跑一样,手部因为骨折已经变形

姥姥讲着,我突然问“想我姥爷吗”

“想啊,可是能怎么办,十年了,上周想去给他添把土,你舅偏不让,说我老了,身体上不去”

“你姥爷活着那会,受苦了”

“记得还在人工湖看门的时候,你们来吃饭,他骑着自行车去给你们买排骨,在十字路口,被一个人骑车撞倒在地,满地的血啊,都是血”

“没有那个车祸,他也不会走”

我扭过头

姥姥老了,姥姥开始痴呆,但姥姥记着心里边她最重要的人,眼泪不争气的流,第一次在她面前哭

我说“是啊,姥爷走了,姥爷还没看到小羊上大学就走了”

我看到姥姥的眼神里,讲到姥爷时,都是爱


家·啊

爷爷家拆迁

事情就发生在我没回家的这个暑假

然后事情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家不再是家

往年的中秋叔叔还会聚到爷爷家,一起吃个饭

今年,各吃各的了

个中事情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个大概,但这个大概足以让我明白很多

上个十一,爷爷叔叔一家还来南京找我,我曾想着,我终于考出来,可以让你们骄傲了,我愿意让自己肩膀上多承担,为你们着想,只是为了让这个家聚起来

直到今天我明白自己错了,我曾经的以为我要努力撑起这个家的时候,现在显得那么渺小,无能为力,想放手,却舍不得

家散了

各是各的家了

爷爷奶奶被小叔绑定了

我难得回一次家,又是中秋,从下被爷爷奶奶带大,哪有不去看看他们的道理

老妈给我准备了一箱螃蟹,一盒茶叶

爷爷家屋拆了,和小叔租了一间房,难找的要命,转了两班公交,坐了快一个半小时,终于到了

给爷爷电话,他耳背听不清,奶奶接的电话,奶奶听到我回来了,在电话里就高兴起来,喊着爷爷去门口接我

我老远看到爷爷坐在一个石凳上,抽着烟

我喊了几声,他听不到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背

爷爷回头一看,笑起来,就像小时候抱着我一样

爷爷带着我去了租的房子

奶奶煮好了花生给我吃

我说,我坐坐就走,不能在这呆久了

不是我不想待,只是一会小叔回来,会尴尬

我多想那房子不要拆,家不要这样

爷爷奶奶嘘寒问暖,非要留我吃饭

偏偏没有煤气,奶奶就给灌气的人电话,声音急促,说快点来,我大孙子还等着吃饭

我看在眼里,听在心里

这家啊,我愁

那一刻我真他妈的无助

我想哭

我觉着自己长大有什么用

自己考上南大有什么用

到头来,还是没有逃过这个家不是家的样子

我就像个废物一样

我起身,跟爷爷奶奶告别

奶奶硬塞了我二百元

爷爷说要送我,到门口,要我打出租

我说“爷爷,你回去吧”

我望着他转身的背影,戴上耳机,音量调到最大

这个世界,多希望下一刻,什么都没有,都是空的多好

眼里进了沙

瞎了多好


老弟

回家第六天

六天,连上午觉,梦到过他四次

一次哭,一次打架,一次喊着哥,还一次记不清了

如果说在学校,我牵挂家里人

在家里,我牵挂的就是他

下了火车的第一个早上

我回家吃了点饭,就把书从柜子里全翻出来

我妈说“你这是咋了,找考研的东西干嘛”

我说“重要的事”

找出书,其实在火车上就睡了五个小时,而坐火车的前一天晚上,跟师兄喝酒到天亮,白天又去工作室搬了一下午的柜子

脑子疼

忍着困意,写了五章的提纲,第一时间发给他,怕耽误他复习

算了算,五章差不多够他五天来复习

对于老弟的感情

现在依然很难找到合适的语言去形容

我原来以为,我回家,可以暂且把他放下,但是突然来袭的那种感觉,让我觉着根部不可能,对他的感觉,就像是我在学校半年没回家对爸妈的感觉一样,真的一样,我自己都觉着怪

我以为回家后的感觉会告诉我,对老弟只是一段感情的付出罢了,只是这这段感情的付出不同于其他,我用了自己生命里的时间来对待他,并承诺了我的余生的时间

但现在的感觉却真真切切的告诉我,不是的,那种对一个人的思念和父母平行,我都觉着这是一件很让自己费解的事,可真的就发生了,醒着的时候会有,睡着的时候会有

我原来做梦,只会梦到家里人和她

从来没有多一个的人会出现在梦里,又那么真切

今天中秋

把新的两章提纲手写发给他,他说,学校里空了,自习室空了,宿舍空了

我特别难受,想陪在他身边

即便我知道,这个中秋的考研复习的经历将是他面对寂寞与孤独的一段宝贵财富

有时还是忍不住,忍不住啊,即便我在克制我的感情,但还是想在他最苦最难熬的时候去打扰他一下,告诉他,哥一直在的啊

我会一直发朋友圈,告诉他我在,有那么多时候,东西就是发给他看的,告诉他我很好,告诉他我在的

今天的感觉,我还能抗住,因为我知道,我离开他只有九天,九天后,我回到学校,会陪在他身边一起拼一起闯

可是我又是个爱多想的人,总会想到,有那么一天,会分别,分别很久很久,久到是不是要靠着月亮遥寄相思

人生很长,分别很难

不是说我不再想父母,父母一直在,不管我好或坏,他们一直在,不会离我而去,而且我在一个该拼的年纪,他们会多少对我放手

但老弟不一样,我怕那种突然,就转身就走,所以有时我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这份感情,即便不对等,还是想拿余生的时间去守护

有时真的会想,这份感情,是友情、爱情、亲情,还是超越这三种的感情的存在

其实很想和爸妈或者弟兄们聊聊这件事,可是又没法说,因为他们没有这种体验,他们只能告诉我受伤了别怕还有我们,其实现在的自己就想老弟一样,这样的一段感情,找不到合适的第三个人去倾诉,所以只能自己慢慢消化体会

现在至少或者唯一确信的是,这一定是我遇到的最后一个人,还好,这也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这样才能够毫无保留的付出

世间最美好的相遇便是遇见另一个自己,或许,我们真的是平行世界里的同一个人,可我知道,他不是我,我也不是他,我们都不是谁的影子,只是,我们都因为是我们,所以才会格外珍惜彼此

看过老弟的qq空间,像极了当年的自己,对友情看的格外重,会把那些心情表达出来,甚至是记录下来,会在乎那些评论的人,评论里也有“兄弟在/等你啊/什么时候回来聚起来/一起喝酒/打球”,真的是太像了,包括留言板里的话,一切都太自然了,自然地让我觉着在看当年的自己

自己的qq空间很久没开了

权限也设置了对所有人关闭,最近把权限打开只对部分人可见,想来很多状态和日志自己都不太敢去回忆

愿意把自己的过去对老弟敞开,愿意让他去了解

只是不希望是现在,希望是四个月后的考研结束


其实算是吵了一架

因为这三天给她微信,一直意念回复我

我有点生气了

我去了我们俩初识的地方

去了一起上过的小学

一起读过的初中

去到了她家楼下

那年曾经为了追她在她家楼下等她一个电话的地方

有点生气了

一直没回我的她,晚上貌似也知道了

一直道歉

怕我生气

但是感觉,可能她性格里的样子就是如此

但有时她对我的理解让我感动

想着赵雷的演唱会,一起去听,就会很紧张和兴奋

开始做功课

因为这一直是自己的一个梦想

和喜欢的人听赵雷的现场

可以爱着同一个人,有着共同的信仰

是一件幸福的事

话说苏州也是大雨今天

她现在应该正和室友看电影吧

和她十四年的相识,其实很多东西都很平淡了

没有了那么多恋爱的激情

毕竟太熟悉

可总觉着

其实,心里是有道坎的

知道的人知道

或许,青春里最美的遇见便是错过

把更多的祝福留在未来吧


阿睿和老毛子

阿睿一大早发来中秋微信,简单的一句话“中秋快乐,带我跟爸妈问好”

感动了我一早上

毕竟一个人在米国

寒假也是见不上了

思念是一定有

但是我俩的关系太铁

矫情的话已经不多说了

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知道彼此需要啥

所以我很平淡的跟他说“咱爸妈这边好着,你小子在那边多保重”

不需要太多的寒暄

其实想着买点东西去他家看看来着

后来又怕他爹娘客气,想想还是直接微信跟他说好了

我俩,从高潮到平淡

却是不一样的平淡


老毛子从南京回家

竟然准备考研了

我自然是无条件支持

一次凌晨一点半给我电话,说心里烦,半包烟进去

我跟他聊

说有了想法就去做,咱这个年纪,最不怕的就是失败

第二天这货就高兴的说打算去北京考中传

突然觉着,今年要带两个人考研

压力蛮大

但是开心

这俩都是我甜蜜的责任


中秋了,写了很多,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心里承受不了,写写,总算是一种倾诉,哪怕是自己对自己,或者我知道有一天,你们都会看到

不管如何

祝福今晚的人

中秋快乐






热度(5)

© 阿毛的天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