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的天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堂,这次终于下定决心想带着那份隐藏很久的冲动回到一个空白的原点,忘记以前所有的经历,带着一个赤裸的自己重新上路,在路上重新认识自己、发现自己,更重要的是归来后我会成为一个怎样的自己。
这是一份关于旅行的心路,这或许是我对大学青春最后的放逐,22年的成长让我从面对自己到丢掉自己,时间改变了我太多,我需要这样的一个旅程重新找回自己,这是对于生命最本质的追寻,我们花费了太多时间于那些看似重要却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却忽视了内心深处的需求。
寻找自己的天堂,找到那个曾经的自己,不管旅行能否成行,至少这次随心的过程,会是大学里重要的一次决定。

放下自己为易,放下牵挂为难

晚上和老弟提完单词聊天
讲到时间,讲到付出,只是想把这样的日日夜夜记下来,因为我们都在承认着一件事--人总会遗忘
对于两个月的感情付出,最近的自己一直在克制,因为我在想,继续这么下去,受伤害的一定是自己
其实我认定要付出只是出于两件事,其一是老弟醒着讲了心底里最重要的父母与姐姐;其二是我把自己的感情经历全部倾诉于他
一直觉着,研究生就这么过完了,不应该再动真感情了,可谁知道还是遇见了,一直以为这就是个错误,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时间啊,或许真的没有之前想过的,可以加速,因为时间再怎么过的快与慢,感情再怎么倾注的多与少,总需要一点一点的消化掉
我付出去了我的时间,在心里,时间抵过一切金钱与美丽的词藻,因为时间是命,我已经把我能付出的都倾注到这段亲情中,已经没有什么能在付出的了,所以我会怀疑,我是不是一下子就倾注了所有,而忘记,万一有一天,他转身离开,剩下一颗流着血的心,那样的痛体会过,所以怕,所以不敢想,不敢去想
老弟讲了心里的疑惑,他在怀疑或者是一直不相信这两个月的经历,所以,当他说出现在嘴里叫的哥是不是真的心里叫的哥的时候,我笑了,幸福的笑,我觉着,我没认错人,即便面对这么多的情感,不敷衍,讲真话,是我应该更急去珍惜的,所以,老弟啊,你那句“何德何能”受我这么多照顾与帮助,这就是你的德你的能,简单,不敷衍的你,我真的觉着这次我值了
我知道在很多方面,家人这种概念,是很难突破的,因为时间在那里摆着,血脉在那里摆着,记忆在那里,感情在那里,说是一下子认一个异父异母的亲人,说实话,我也会恍惚,我可能是因为付出的感情太多,而无法释怀自己。所以,弟弟讲的时候,我的开心,来自于真诚,两个人的真诚,在有限的时间里,助推着一段感情或者是一段亲情的前进。这是一个理性的思考,对一段突然倾注很多的感情的理性分析
而这样的理性分析,是必须的,我们不能永远活在一个感性的世界里
其实,今晚让我最心安的一件事,是,老弟跟我讲,他想在这考研的四个月里,接受我的付出,并且付出于我。这句话,是我在交朋友时不愿提的,因为这种相互的付出,有回馈的反应,应该是两个人自然而然的,而不是一方要求的,当这种自然的相互形成的时候,那就是彼此更加了解的时候,所以,这段亲情,我要承认,是在今晚老弟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开始的
老弟说希望考研这四个月过的快一些,希望出了这个门就是考试结束的那一刻,我能理解,其实在老弟心里,有些事已经确定了,只是,需要时间去消化掉,而不是被强行的灌输。
按理讲,一段友情,其实发展到这种愿意相互说心里话的阶段,已经是很深的情谊了,但我曾经的那份奢望正逐渐变的清晰、明朗,有一个人在彼岸等你、理解你,真的知足了。此时无战场,但是,我把时间交给老弟的那一刻,命已经给了他,算是过命的家人了,这段感情,不管多久多远,四个月后,我坚信,长度唯一的界限便是我们余生的长度
所以,放下自己为易,放下牵挂为难,但我要承认,生命中因为多了除父母之外,一个异父异母家人的牵挂,变的更加丰满,或许,这样的感情用事,终是会换回多一个亲人相伴

热度(2)

  1. Nock阿毛的天堂 转载了此文字
© 阿毛的天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