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的天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堂,这次终于下定决心想带着那份隐藏很久的冲动回到一个空白的原点,忘记以前所有的经历,带着一个赤裸的自己重新上路,在路上重新认识自己、发现自己,更重要的是归来后我会成为一个怎样的自己。
这是一份关于旅行的心路,这或许是我对大学青春最后的放逐,22年的成长让我从面对自己到丢掉自己,时间改变了我太多,我需要这样的一个旅程重新找回自己,这是对于生命最本质的追寻,我们花费了太多时间于那些看似重要却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却忽视了内心深处的需求。
寻找自己的天堂,找到那个曾经的自己,不管旅行能否成行,至少这次随心的过程,会是大学里重要的一次决定。

自己为自己选择的家人

这次重新准备写文字,不是因为离开这久了怀念,只是人生在这个阶段,本以为无所欲求的时候,发生的事,让我有了必须借文字来表达内心的情绪

曾经以为,五年的大学,已经教会自己掩藏感情,不要喜形于色,不要对一些人过于感情用力,不要再把感情这东西看的那么容易,因为曾付出过的感情,受到了太多伤害,有了伤口,就不会再那么轻易的把伤口揭开,或者另选一块皮肤,在一个不知道这块皮肤会变成什么样子的情况下,毫无保留的暴露自己

直到八月六号的那一天

我开始相信,这个世界,是存在轮回,存在宿命,存在等待,存在来生

认识弟弟的第一眼,感觉是简单,单纯,言行如一,但是说实在的,这样的人在这五年里,见的也多了,不是一定见到这样的人,就会算做是朋友,更别说是亲人。但这一次,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见到了两年前的自己,又像是一次轮回后出生在两个家庭里的人,而上辈子一定是过命亲兄弟

我无法想象,在我二十五岁的年纪上,我还会主动去付出感情,去表达自己,我觉着时间已经把我打磨的够圆滑,不会那么轻易的去付出,不会再愿意主动敞开自己,让别人走进来,但遇见弟弟,我发现,原来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可以好好珍惜这最后的学生时光,觅得一生知己,或者,是父母之外的,异父异母的,自己为自己寻得的--亲人

我也会觉着恍惚,明明只是认识了不到两个月,可为什么,却有种二十年的感觉,我很长时间里依然无法相信这件事,后来,冷静下来过,想想,其实,人和人相识,在这个人生阶段,或许时间不是最重要的

就像是舍友,或者认识了十几年的小学、初中、高中同学,甚至大学同学,有时毕业了,缘分就尽了,该聊不到一起去的,还是聊不到一起去。所以,当遇到弟弟,或许就是缘分来了吧

有时在想,真的以后从校园踏入社会,还会遇到几个可以交心的朋友。但是我可以肯定,像这种我把他当作亲人的,这是最后一个了,我不会再有那么多精力去为一个人付出四五个人的感情,或许我是太感情用事,或许这是自己一辈子都难以走出去的园圈

难以置信的八月初,两个人,聊天,不需要喝酒来麻醉,醒着,就可以聊到凌晨三四点,而且是连着几天聊,最让自己感动的,是弟弟竟然愿意将他父母的故事讲给我,弟弟讲父母的不容易,流着眼泪,眼神里那种对父母的爱真的感动了我,我也未曾想过,会有一个人,愿意分享他心底里最深最深的东西予我,还是在没有酒精麻醉的时候,弟弟哭了,我也哭了,我开心,原来,世界上,真的会有一种人如大冰所讲,不是路人、不是恋人、不是情人、爱人,是友人,却又不仅仅是友人,更像是家人,这一世自己为自己选择的家人

或许,这一世,我是幸福的,即便我是个感情用事的人,即便这毛病并不好,但是,我愿意承担这幸福中夹杂的所有的痛苦

突然有一种感觉

像是盗墓笔记里,吴邪对张起灵的承诺

那个十年后,长白山,青铜门前,有一个人,等了门后的你十年

如果,这算是来生,我也愿意,为弟弟,在一个门后,守着

所以,有时,付出,不求回报,而只求一句“我懂”



热度(5)

© 阿毛的天堂 | Powered by LOFTER